您好,欢迎来到意大利贵宾会官网网站!
当前位置:意大利贵宾会 > 白桦林副刊 > 正文

燕子楼头

时间:2018/8/7

  家属房变成了家属楼。刚搬进去职工们住不惯。老邻居在楼头的亭子里见了面,七嘴八舌,絮叨起来。老张说,脚不沾地儿,人悬空着,总觉得不踏实。老王说,闻不着土炕味儿,睡不着。老刘说,厕所在屋里,俺拉不出屎来,还得下楼找茅房。

  他们原来左邻右舍住着,一口井里挑水,一个茅坑里撒尿。老姐老妹儿,一边在院子里做家务,一边隔着篱笆东一句西一句地唠家常。小孩儿找小孩儿挨家串,赶上哪家吃饭,抱上桌就吃。一家买了电视,老少爷们儿挤满屋看《霍元甲》,半条街的小青年儿唱“昏睡百年,国人已醒……”现在进楼了,到谁家串个门儿,还要先按门铃儿,进屋还得换拖鞋,索性就不去了。局里为了让老邻居有个唠嗑的地方,就把亭子改成了平房:鸭江路26号,但人们却叫它楼头儿。

  春天,燕子回来了,猫耳山、鸭绿江依旧,却找不到老屋。它落在电线上,尾巴一翘一翘的,侧着头,圆溜溜的小眼睛儿东张西望,发现只有楼头是平房。燕子飞进楼头儿,兜了一圈儿,没找到屋梁,只好在楼头屋檐下筑巢。

  燕子穿梭般地飞来飞去,衔回一颗颗豆粒大小的泥团儿,垒建它的新窝。新窝垒成了,燕子总算又和老邻居们又朝夕相处了。似曾相识的燕子,休息时站在线上,瞅着老人们唧唧地叫,像是在诉说,老人们也好像是听懂了燕子的话,眉开眼笑地看着燕子。人们都知道,燕子垒窝的地方,吉祥。

  燕子给人们带回了春天。风和了,日丽了,雨润了,山绿了,小草发芽,老树开花。春天的气息,包裹着人们,钻进了鼻孔,流遍了全身。楼头聊天的老头们,剃个头,洗个澡,换上春衫儿,抻个懒腰,什么痛啊痒的,都抖落掉了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
  燕子往回叼羽毛、干草叶儿,开始布置新房了。老人们看见它们不再出双入对,而是一个在窝里潜心孵雏,一个叼回虫来给她吃。卿卿我我,演绎着“自来自去梁上燕,相亲相爱水中鸥”的诗意。难怪人们用“燕尔”来形容“新婚”的甜蜜。等人们再见燕子比翼双飞的时候,已有一窝黄口小儿,张大嘴巴争着要虫吃了。楼头聊天的几乎都是空巢老人。添了这窝叽叽喳喳的燕雏,让他们喜出望外,重温儿孙绕膝的幸福时光,驱散了暮年岁月的寂寞。

  来楼头寻根的,不独燕子,还有人。一天,从山东来了爷孙两人。孙子说,爷爷当年闯关东,来到临江当木把儿,后来回了山东。今年97岁了,闹着回来看看。成天像着了魔,吃不好,睡不好,怕憋出病,就带着他来了。老人只记得南围子,在街上转,见楼头有南有围子街的路牌,就进来打听。人们听了原委,就找来95岁的老任头,跟他聊当年的南围子,船营,老驴市,落(liào)子园……老人眼睛发亮,脸上堆笑,一把抓住老任头的手,开心得像个孩子。老任头带他到南围子旧址,老人面对繁华的街区和楼群,摇着头,喃喃自语:变了,变了,全变了!

  时光荏苒,斗转星移,“千里来寻故地,旧貌换新颜”。只有燕子楼头,收藏着乡风,乡俗,乡情,乡愁,延续着老关东的根脉。

 (编辑 梁德祥)


上一篇:宴席
下一篇:我的打印机兄弟

意大利贵宾会 版权所有 电话号码:0439-5056111 传真号码:0439-5056111 电子邮箱:llxwxxzx@163.com

ICP备案序号:吉ICP备14002041号 流量统计: 技术支撑:意大利贵宾会官网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