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意大利贵宾会官网网站!
当前位置:意大利贵宾会 > 白桦林副刊 > 正文

吃大油的那些日子

时间:2018/1/25

  妻托人从山里买来一桶纯手工榨制的豆油,据说一点也没掺假,望着黄橙橙的豆油,我思绪万千。

  如今的食用油种类繁多,什么大豆油、玉米油、花生油、橄榄油等等,让你眼花缭乱。我小的时候,能吃到的食用油可是少的可怜。一种是豆油,需要凭粮食卡片按每月人均几两去粮店购买,因为数量少,平时都舍不得吃,只有过年过节或家里来了客人时才能享用。记得母亲在用豆油炒菜时,每每在往锅里倒完油后,都要用食指把油瓶口的油滴再抹回瓶内,那真是一滴都不能浪费啊!这种习惯母亲至今还保留着;另一种是大油,也就是猪油,是用猪的板油或肥肉膘熬制而成。为什么管猪油叫大油,听母亲说好像是与敬重宗教方面有关。

 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吃大油了,在过去那可是日常用量最多的食用油。记得有一年小城的食品厂生产糕点用的豆油短缺,一时半会供应不上,厂领导就让用大油加工一部分糕点,虽然器具都是分开使用的,但仍被回族职工提出抗议。

  熬制大油最好的地方是板油,就是猪大肠外面那层肥油,它的含油量大,出油最多。其次是肥膘子肉,虽然出油量比板油少,但熬大油的副产品——油梭子,却是最多的。那时猪板油很不好买,一头猪没几斤板油,基本上都被商店卖肉的留下走后门了,那会儿谁要认识卖肉的可老牛了。当时的猪肉也是凭副食卡片供应,所以各家多数都是用肥肉膘熬制大油。现在人们都愿意买瘦猪肉吃,不吃肥肉,那时买肉可都是争着抢着要肥的,如果给的肥肉少一点还可能跟卖肉的急红了眼,就因为回家后可以熬出些大油来。

  熬制大油一般都是在秋天或冬天,这个时候熬的大油存放的时间能长一些。母亲熬大油的时候,都是把肥膘子肉切成寸丁大小的方块,块不能切的太大,那样油不容易熬出来,切的太小又容易熬焦。切好放入热锅里,不断发出“滋啦滋啦”悦耳的声音,慢慢的,肉块开始一点一点收缩身子,锅底渐渐溢出白色透明的油来。熬完大油后的铁锅油黑锃亮,接着炒菜都不用放油。大油凉了之后,就会慢慢的凝固起来,脂白如玉,放在瓷罐里可以吃上一阵子,有时候保存不当会出现哈喇味儿,母亲也舍不得扔掉,都是放到锅里重新熬一次再用,搞的满屋子的哈喇味。后来跟别人学了一招,在熬大油时放点花椒和盐,基本上就不会坏了。

  那时的冬天没有现在的反季节菜,各家基本上都是以土豆、萝卜和白菜腌制的酸菜为主,这大油与酸菜可谓是绝配,酸菜比较吃油,炖时可以多放一些,用大油炒的酸菜,晶莹鲜亮。记得母亲上三班倒时没空做饭,父亲总是用铝盆在铁锅里蒸上米饭,等饭熟后,从瓷罐挖出一小勺大油,放在两个空碗里,再切上几段葱花,放点酱油,用开水一冲,就是一碗清汤了。吃着米饭就着咸菜喝着清汤,虽然简单,但清汤那个香啊!闻着都会流口水的。

  虽然早已不吃大油了,但还是忘不了吃大油的那些日子,吃了那么多年,记忆是深刻的,永远难以忘记。

 (编辑 吴焕麟)


上一篇:走进新时代
下一篇:大山里的来客

意大利贵宾会 版权所有 电话号码:0439-5056111 传真号码:0439-5056111 电子邮箱:llxwxxzx@163.com

ICP备案序号:吉ICP备14002041号 流量统计: 技术支撑:意大利贵宾会官网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