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意大利贵宾会官网网站!
当前位置:意大利贵宾会 > 白桦林副刊 > 正文

大山里的来客

时间:2018/1/25

  “驾!喔!吁!”每年冬季森林经营的时候,林场作业区总能听到远方传来的嘹亮呼号声,循着声音找去,进入视野的或是一匹匹威武的骏马,或是一头头健硕的黄牛,身上冒着热气,毛发上结着冰凌,在身后主人呼喝声的指挥下,奋力将一根根原木拖拽到楞场……

  虽然现在机械化很发达了,但为了尽量降低集材工作对森林灌下植被的损害,畜力依然是集材运输作业的主力。所以每年冬季,林场都会迎来这样一群特殊的来客---“爬犁队”。

  “爬犁”本来单是指牛马拉着用来集材的工具,经过时间的演变,逐渐成了林区人约定俗成的,代指整个外委集材队伍的简称。“爬犁”一般由3至10人组成一个队伍,人员构成以中年男性为主,由最年长或最有威望的人担任“爬犁”头,负责指挥整个队伍和与林场沟通,参与到林场冬季森林经营工作中,并成为集采运输任务的重要力量。

  一般情况下,冬季森林经营作业区离场部都很远,所以大多数时候,“爬犁”们都是住在山上临时搭建的“炝子”里。“炝子”类似于一种简易行军帐篷,搭建的时候先找一块开阔平坦的向阳之地,将地面的积雪清理干净,根据人数计算好足够的长度宽度,在地面上像盖房屋一样,先用木头搭好框架,再蒙上两层塑料布。床板铺设在地上,下走烟囱,可以将灶台的热量引到床下取暖,类似于火炕的原理。“炝子”正中往往也会单独架起一个简易火炉,用旧的圆铁桶一头打空做成炉膛,另一头连接烟囱,添进燃料后,炉子可以均匀地向四面八方散发热量,热气上升时,会把“炝子”外部的塑料布像热气球一样顶成面包状。有时由于里面太温暖了,地面上甚至会长出小草嫩芽,与隆冬腊月的冰天雪地形成鲜明对比,让人产生季节的错位感。就是这样一个简单而温暖的临时住所,在零下二三十度的严寒中为“爬犁”们提供了唯一的庇护。

  早晨,“爬犁”们将吃了一夜草料的马和牛配好索套,饮饱水,便牵着牲畜们开始干活。因为要喊号子,“爬犁”们都是不戴口罩围脖的,常年的寒风吹拂使他们的脸上多呈现出一种健康的高原红色。

  牵着牲畜上山后,“爬犁”们将放倒的原木从雪中清理出来,用绳子绑好后与牲畜身上的套索固定好,牲畜们会根据主人的吆喝前进转向,将木材运送至指定位置。一般情况下,队伍角色分工明确,马拉原条(整根原木),牛拉造好的木材。

  马儿性子急,拉上原条后经常会一溜烟儿跑下山,稍不注意就会将原条拖错地方,待主人气喘吁吁地追上,它们不是在悠闲地打着响鼻,甩着黏在鼻子上的冰,就是好整以暇地嚼着路边的干草茎。主人象征性地骂上两句,抽打几下,它们便好像知道自己错了似的,重新畏畏缩缩跟在主人身后,带着一点讨好的意味。然而没过多久,天性难逆,同样的错误又会再犯,让人哭笑不得。牛性子慢,总是慢条斯理地边反刍边向前走,走两步还会嚼一嘴的沫子回头看看主人跟上没,憨头憨脑,惹人爱怜。

  “爬犁”们是很顾惜牲畜的,也许对他们来说,牲畜已经不仅仅是协助谋生的工具,更在天长日久的朝夕相伴中成为了家族的一份子。记得有一次,一匹马在拖拽原木时被锋利的灌木枝戳伤了腿,整个马腿被血染得通红,赶马的“爬犁”大概40来岁,当时眼睛就红了,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,赶紧卸下木材,给马儿包扎上药,那着急的样子就像自己的亲人受伤一样,一连好几天阴沉沉的脸,直到马的伤口愈合才重新出现笑容。

  赶上哪年雪大,牛就遭罪了。山场厚厚的积雪融化后,表面会形成一层硬硬的雪壳,由于牛身形较矮,踩上去每走一步,雪壳便会划到柔软的肚皮,一天下来,很多牛肚皮上的毛都被磨没了,严重的还会磨出血……牲畜是不会抱怨的,它们只要辛苦过后能吃饱喝足就会展露出十足的温顺,可是人非草木,活儿也总是要干的,“爬犁”们虽然心疼,也只能加快进度,让功臣们早点得以歇息。

  白天在山上吆喝久了,晚上收工时每个人的嗓子都是哑的,即使这样,大家收工后第一件事也不是顾着自己休息,每个“爬犁”都会将自己的牲畜喂好安排好,才肯放心地回到“炝子”里。

  山上的生活条件差且艰苦。没水没电,有时甚至连电话信号都没有。水都是从山下运输上来的,所以很珍贵。米饭是不能做的,因为浪费水,“爬犁”们往往都是出发前在家里做好足够的干粮带上山来,用塑料袋包好贮藏到雪里,吃的时候拿出来热一下。咸菜,泡菜是家常便饭,大白菜萝卜随便切切,放点肉进锅翻炒下就能对付一顿。

  相对来说,晚饭吃的会丰盛一点,山里的汉子习惯用酒来消除一天的疲劳,这也是茫茫大山中唯一的消遣。几杯酒下肚,“炝子”内热闹了起来,白天的劳累被抛到脑后,彼此间的小摩擦和不愉快也随着推杯换盏归于烟消云散……室内朦胧的烟火气里,大家或是天南海北地互相调侃,或是彼此分享经历的趣事,但在最后,谈话的终点总会回归到同一个主题——家庭,不管在哪里,家都是每个人心中最柔软地方。谁家的父母身体抱恙,谁家的孩子学习进步……各家的喜怒哀乐、吃穿用度成为这些家里“顶梁柱”讨论不尽的话题,大家在这冬夜里推心置腹,聊以安慰艰苦枯燥的山林生活。

  酒足饭饱,为迎接第二天的工作,大家早早地整理睡下,慢慢地,“炝子”里安静下来。夜深人定,只能听到炉子中传来噼里啪啦的木柴燃烧声,寒风吹刮塑料布的声音、渐渐响起的鼾声与外面牲畜偶尔的响鼻和咀嚼声……

  冬季采运任务结束后,“爬犁队”也盼来了下山的时候。离开时,他们会将带来的东西悉数带走,搭建的“炝子”也会拆除,大自然会慢慢抹去有人来过的痕迹。

  岁岁年年,“爬犁”们来了又走,每年来的人可能都不一样,但是林区人对山的敬畏没有变,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没有变,乐观积极,坚韧不拔的进取精神更没有变。山还是那座山,人也还是林区人。

 (编辑 王瀚文)


上一篇:吃大油的那些日子
下一篇:猎人与狗

意大利贵宾会 版权所有 电话号码:0439-5056111 传真号码:0439-5056111 电子邮箱:llxwxxzx@163.com

ICP备案序号:吉ICP备14002041号 流量统计: 技术支撑:意大利贵宾会官网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