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意大利贵宾会官网网站!
当前位置:意大利贵宾会 > 白桦林副刊 > 正文

我的父亲

时间:2017/11/15

  我的父亲出生在五十年代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兄弟姐妹七人,他排行第五。

  和那个年代大多数农民家庭一样,他们家里多子而贫穷,在父亲很小的时候,爷爷因病早逝,狠心的奶奶,抛弃了七个子女远走他乡,让本就贫弱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,印证着那句“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”。

  恶劣的成长环境赋予了父亲一段凄苦的少年时光,同时也造就了他包容乐观的生活态度。奶奶远走时,我的小姑才三岁,七个孩子瞬间成了没爹没娘的“孤儿”……在物质极端贫困和精神的巨大痛苦中,一群半大孩子是怎样守望相助、艰难长大的,我无法想象,只是每每听父亲或者姑姑回忆他们“小时候”的种种,每每听到附近老人谈起这家孩子的“小时侯”的可怜状,我都忍不住流泪,那是心疼的眼泪……

  父亲爱学习,且刻苦,只是迫于生计不得不早早辍学。所幸在他的青年时代,一位没有血亲的慈爱老人收留了他,虽说过了一段“寄人篱下”的生活,但那是父亲心中一段最难忘的幸福时光。那位老人是父亲最敬爱的一位长者,是大家全家一辈子的恩人。也许是贵人相助,也许是缘分使然,老人一路帮助父亲招了工,安排了工作,找了媳妇成了家,父亲颠沛的生活才总算步入正轨,那一年他二十五岁。

  姐姐出生之后,父亲特别开心,虽然那个年代,一般人家都是更偏爱男孩儿的,父亲却对家里第一个宝贝疼爱备至,无论姐姐怎么哭闹,父亲总是耐心地哄着、宠着,似是有无限的耐心。父亲三十岁那年,母亲生了我,据母亲回忆,父亲当时出差,回来之后看见家里又多了个白白胖胖头发乌黑的女娃,并没有露出母亲预想中的失望表情,反而笑着安慰母亲说女孩也好。

  当时计划生育抓得紧,我作为“超生女”的代价是家里被罚了款,母亲做了节育手术,没有儿子是父亲的一大遗憾。为此我经常感叹自己不是男儿身,如果我是男孩,父亲在心理上会不会有不一样的“安全感”呢?当然,印象中父亲从未表现出重男轻女,可能因为他自己从小没有机会享受到父母的关爱,深知其苦,所以从小到大,父亲对大家姐妹极尽宠溺之能事,母亲管大家,他就护大家,父亲母亲的红白脸角色一直唱到今天!

  直到现在,我依然怀念一家人在石灰沟(现在的金银峡景区)生活的日子,父亲在错草村供销社上班,每天骑自行车通勤,我就痴痴地趴在窗台上等他回来,有时候等着等着就睡着了,醒来时眼前总会有包“熊猫饼干”,不用说肯定是父亲放下的,那童年的滋味至今难忘。那时候,大家家有全村第一台黑白电视机,全村人都来我家看电视,我和姐姐时常能吃上饼干香蕉。那时候的大家,大概就是别人家孩子眼里“小公主”吧!

  1992年,我七虚岁,到了上学的年纪,为了我上学方便,父亲毅然决定搬家。那一年,父亲花了八千元积蓄在苇沙河镇买了一套房子,全家搬离了生活多年的老地方。离开了我的出生地,去探索新世界,那是我第一次感知到分别的不舍。

  搬到镇上后,父亲的工作也调到了镇里的供销社。为让我尽快适应环境,父亲把我送进学校的“育红班”,无奈我适应能力太差,加上对新环境的抵触,在班上几乎天天哭闹,让父亲很是上火了一阵子。有一天,我发现姐姐生病就不用去上学,还有饼干和罐头吃,于是我也耍起小聪明,装病不去上学。孩子能有多少心眼儿呢?在我第N次装病终于被识破后,父亲一脚将我从“外屋地”踢到院子里,我傻了,随之而来的便是委屈,我瘫坐在地上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……这是父亲第一次打我,也是唯一一次打我,这一脚在我心里立起了父亲的威严,小小的我隐隐感知到,并不是所有的事父亲都能毫无原则地惯着我……这次挨了教训之后,我再也不敢上学哭,更不敢装病不去上学。

  因为年龄不够,秋季开学时我申请升入一年级,学校和老师都不愿收,经过父亲苦苦恳求,老师承诺,如果我学习能跟上就收,跟不上就退回再等一年。就这样,我作为“旁听生”跟这一群比我大的孩子们一起列席听课。由于父亲的督促和自己的努力,不仅跟上了进度,成绩还很好,甚至当了班长,父亲的脸上开始露出安心和欣慰的笑容。如今想来,我求学之路的开始,正是父亲当年那“恨铁不成钢”的一脚,那段有点丢脸的记忆如今却成了我跟父亲间心照不宣的“责任状”——成长的“责任状”。

  “昔慈父,露严相,子不学,踢出去”……小学六年转瞬即逝,父亲上班,母亲打工,日子平淡如水,但是在改革大浪潮的激荡下,计划经济逐渐走向幕后,其附属产物“供销合作社”也渐渐要退出历史舞台,我的父亲就要下岗了,临近中年的他不得不面临人生的又一次考验——下岗不能失业!他还要寻找新工作来养活家中的妻女。

  1998年,我小学毕业,父亲毅然决定送我来临江上中学,一个面临失业的男人,依然固执地要给女儿最好的教育!印象里最深的一句话,是父亲说,只要我好好学习,他就是去山里抬木头也要把我供出来!那一年,为了我来临江上学,父亲无数次往返于白山、临江和苇沙河,迁户口、找关系、划学区……虽历经波折,最后总算求仁得仁,我如愿进了临江市一中,开始了我的中学时代。

  1999年下岗潮如期而至,父亲买了街里的平房,决定自己开商店。从那时候起,家里不但用光了所有的积蓄,还负了债。中学六年,大学四年,为了供我上学,家里整整负债十年!

  2006年,国家针对五零六零后的下岗工人有优惠可以招聘为公益性岗位,父亲参加了考试,其实当时可以选择去镇政府做办公室的工作,但低调惯了的他毅然选择了环卫工人的岗位。就这样,我的父亲从曾经的供销社主任变成了一名光荣的环卫工人,每天三点多起来清扫街道,白天装垃圾车,清理赶集之后的一地狼藉,冬天顶着严寒清扫积雪,还有扫不完的节日的爆竹屑……这一干就是十年!

 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一位能屈能伸的大丈夫!环卫工生涯的十年间,父亲在做好本职的闲暇还干点副业——晒鱼干,清理内脏、洗净、腌制、晒成鱼干,看似简单的操作其实颇费精力,因为长期低头工作,父亲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。

  每当周末我回家时,总会跟父亲一起干点活儿,这让我感觉踏实,也提醒着我要时刻感恩,不能忘本。有时我推着垃圾车沿街清扫垃圾、挽起衣袖收拾鱼,总有些邻居会打趣:“你公务员还干这个,不嫌埋汰,不嫌有灰,不嫌鱼腥吗?”我总报以一笑说“我不怕。”因为我知道那是父爱的味道,那是父亲的传承!扫大街有灰,不能让自己的心灵蒙尘;垃圾脏臭,不能让自己的心灵变质;收拾鱼有腥味,不能让自己的心灵受到玷污。

  我的父亲不是领导,不是富商,不是学者,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。他没有富可敌国的财富,没有车载斗量的知识,但从我生命之初,父亲便用他的勤劳、质朴和善良无声地教育和影响着我。人生路上也许有挫折和困惑,但只要始终脚踏实地,终会得到心灵的熨帖和满足。父亲像一棵树,正像茅盾先生《白杨礼赞》中的白杨树:它没有婆娑的姿态,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。也许你要说它不美。如果美是专指“婆娑”或“旁逸斜出”之类而言,那么,白杨树算不得树中的好女子。但是它伟岸,正直,朴质,严肃,也不缺乏温和,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,它是树中的伟丈夫。

  2016年10月25日,父亲光荣退休了,我感慨父亲的前半生,简述此文以资纪念。愿时光再慢些走,父亲好好保重身体,给我更多的时间去尽女儿孝心,回馈您深沉无尽的爱。

 (编辑 孙丽媛)


上一篇:被书香浸染的日子
下一篇:敬畏、爱恋

意大利贵宾会 版权所有 电话号码:0439-5056111 传真号码:0439-5056111 电子邮箱:llxwxxzx@163.com

ICP备案序号:吉ICP备14002041号 流量统计: 技术支撑:意大利贵宾会官网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